新闻搜索
首 页 政务信息 电子杂志 民生万象 乡镇单位 国际国内 影像攸县 网视精选
便民资讯 文化频道 走进攸县 生活频道 财经频道 教育资讯 图说攸县 户外旅游
攸县新闻网 > 文化 > 文艺创作 > 内容阅读
梦回老宅(一)
  来源:  时间:2017-06-16 15:16    

  “家是无法选择的摇篮,

  家是世上最美的港湾,

  家是心灵窒息的牢笼,

  家是柳暗花明的世界。

  天外有天,

  山外有山,

  散了未必再聚,

  聚了终究还要散。

  噢,家是什么,是什么?

  噢,家在哪里,在哪里?

  家是不可割断的血脉相连,

  家是难以摧毁的永久记忆………”

  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,当你一进了攸县坪阳庙乡黄公村炉下冲,就会看到有一大片屋连屋、户连户的矮土屋群,且它们以祖上公屋大厅为中心划分为“耳”字形状。我家老宅就居于它前面的西南部位,这里不仅位置中心,南面空旷,整个山冲一览无余,而且占地面积大:从前面看,有祖父住的灶屋、拐子屋、睡房、地楼间、一排四间;若从西面看,有牛栏、厂下屋、住房、上厅屋和厕所,一长溜共五间。自家的鱼塘、菜园和石坪,呈半月形从西边绕到南边,还砌着一道矮墙与外隔离。这些房子,皆有楼,窗户小,滴水低,大概只有1.2丈高左右,是田泥土砖砌的墙,短青瓦盖顶,不知是建于清朝还是民国。

  

 

  

 

  我家老宅以祖上公屋大门为门,从祖公屋下厅屋右边的一条又黑又结实的侧门进入,便来到了我家的第一间房子——厨房。那时,这厨房被祖父和父亲临时用篾塔从屋子中间隔成两半,上边是父亲的厨房,在紧靠上边墙壁处用土砖砌成一个大灶堂,用来煮猪食;砌一个中灶堂,用来烧水洗澡;砌一个小灶堂,用来炒菜。土灶呈半月形状。灶门用两竖一横的大青砖砌成,灶体全是土砖。灶面用“三砂”反复揉平,使其牢固美观。灶门上还从山上特别采伐有节钩的硬木做成“索钩”,在索钩上各挂着一个铁鼎罐。灶后,挨墙横搭一块“案板”,盛放各种餐具和灶具。灶前是一个长约灶长、宽为2尺的“灰坑”。小时候,我家有一块又长又宽又厚又硬的矮凳,横放在灰坑前,人朝灶门烧火,身后便是一捆一捆的干柴,而这条长凳又成了一道自然的防火安全线。越过“厂”型篾塔,便是祖父母的灶屋,其灶体形状与布局,大体与父母的相仿,只是他俩没养猪,体积比较小巧。开餐时,每当祖父母有什么“川菜”,总不忘特意为我送来一碗或半碗。灶屋墙壁,天长月久被烟火薰得很黑,楼上还结着厚厚的“堂墨”。灶屋房子大,显得比较空荡,但只在东下角开了一个不大的旧式窗户。每逢晴朗的早上,东升的太阳便在恩怀叔的屋顶上探过脸来,透过黑色的窗格,将明媚的阳光照进灶屋。我还记得满10岁时的那天早上,我在灶屋的旧窗下玩着太阳光,一边兴高采烈地对母亲说:“艾家,我今天10岁了!”又一边尽情地沉浸在这银辉色的太阳光线里,手舞脚蹈地欢快跳跃,显现无限的生命活力,自我观看,自我欣赏阳光映照在地面上的各种身影,妈妈脸上荡漾着妩媚的笑容。

  在灶屋东南角的下方,开着一条小门,便来到了祖父母平时的坐屋。坐屋铺有黑色的楼板,楼下的上方墙边放着一个四层的、古老的长方形谷仓;南墙上有一个木窗,窗下放着一张小桌和许多凳子,是吃饭的地方。此间窗子虽古老窄小,临窗远眺,视线开阔,家外有事,一瞧便知。

  继而从西南角上入门,便进入了下拐子屋。下拐子屋三面临墙,上边是天井,比其他房子要窄小得多,长约1丈,宽仅7尺,它的主要作用是过路,在其西南角仅放一个竹木制成的方箱式小鸡埘。平时,鸡鸭混放。若有家禽下蛋,祖父母就弯一个有长柄的竹圈,伸到埘里去勾蛋。1960年正月,祖父被吴桂林打残后,嘴歪向一边,口里常咳着又黄又臭的浓痰,用一个小小的圆铁皮桶子盛着,常叫我到小塘里去清洗。他坐在这拐子屋里临时搬来的小桌边,靠一只小焙笼盛火取暖,回英奶奶就陪伴在身边,度过了他的、那极左时代“暴政猛于虎”的最后岁月。

  往下拐子屋西进一条侧门,是一间一丈见方大小的祖父母住房,南面墙壁正中开着一扇小窗,临窗置一书桌,西南墙角是一张杉木旧床,东南角放着米柜,我至今还珍藏着奶奶平时量米的、上面写着“正升”的竹质发红的升子。我还记得,1959年冬下,祖父因饥饿在大园“偷菜”,被凶神恶煞的吴桂林.黄槐生强解到大队批斗,父母和奶奶一起,就在这间屋子里,缠着尚坐在床沿边还没离去的李鹿明,请他在吴、黄面前为祖父说点情。此时,李为大队团干部,年青温和,好象从心里同情祖父的遭遇。

  对着祖父住房床后,登五层板梯,便进入地楼屋。地楼屋约1丈见方,楼用木板榨得严严实实,楼下是柴屋(后来生产队关牛),楼上是住房,南是一个小窗。地楼里,盛着祖父的一只精制的香樟材质的小方箱,箱的盖板和扣板,均有雕刻的兰花板画,箱的中层是只推拉的大屉子,下层是两只推拉的小屉子,祖父平时用来收藏账目。可惜1974年建房时,我没有把它当作亲情来珍惜保存,留下后悔不绝的遗憾。

  绕出祖父住房,又来到下厅屋。下厅屋有1.2丈宽,连天井有1.7丈长,比其他房子显得宽广、明亮。楼料皆为木匠四方走线的“方尺料”,呈黑色;楼板尽由宽厚的松木板,以“公婆刷槽”合成。厅壁,用白色的石灰粉刷成,在长期的烟火薰熬中,被渐渐演变成了灰黑色。下厅屋的摆设是:西墙正面放着一个古老的神柜,神柜上边挂了许多黑底金字木匾;北墙下有一条长凳,凳前是张小饭桌,还有一副石磨;南墙下对着厂下屋西南角上的侧门,依次放着一张呈红色的竹床和一张同样红色的竹睡椅。夏天来了,这里南风浩浩,凉爽极了。那时,祖父常坐在这睡椅上,将右脚脚弯附在左腿的膝盖上,再用右脚脚尖刁起我的幼小身子,两手牵着我的双手,哈哈大笑地、一上一下地反复打着“叽叽咕咕”。当时,我还有一个是从外面抱来的“黄花女”生的小妹妹,叫“河姑仔”,妈妈常在这屋里为她喂奶。可惜,没过多久就被夭折了,埋在开山冲里。在这屋上边的墙面上,也给我留下了永志不忘的记忆:尚未入学时,当我第一次在黄公庙看了一部“延安保卫战”的电影激动不已,于是我找了许多白石灰颗粒,在这黑灰色的墙面画上了一条条“之”字形的向上道路,斜线上点满了密密麻麻的白点,表示是解放军举旗飞驰打敌人;“发蒙”时,初学了几个阿拉伯数字,便又胡乱地“1、2、3……”地在这墙壁上画了一大块;上学后,“三好学生”“优秀学生”半墙的奖状,给这个日渐破落的家庭,似乎带来了一丝丝“枯木逢春”的求生信息;1965年的春社日里,奶奶和母亲共同摇动厅角的这副石磨,特别要磨米粉做水饺吃,说是:“社日吃了子﹙蛋﹚,榔头打不死;社日吃了饺,石头踩发笑;社日吃了醒,一生没有病。”这时,我兴致高高地告诉奶奶和母亲说:“我六册语文书上有首石磨谜语说得更好‘千里迢迢在眼前,石头重重不是山,雷声轰轰不下雨,雪花纷纷不觉寒。’”她俩听了笑着说:“这谜真好,只有读书才晓得。所以,你要努力读书,今后才能有出息”;“文革”初期,在这块墙面的右上角,出现了一块光华叔写的约60×90cm大的、白底黑字“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……”的正楷毛主席语录;“九大”召开前夕,这块墙面上又被贴上了“毛主席去安源”“毛主席畅游长江”“毛主席在北戴河”“毛主席重上井岗山”等6幅毛泽东彩照……(作者:李放鸣)

[ 审核:颜洪]
解读新闻热点、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攸州发布微信,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攸县影像
提示:您的浏览器不兼容该视频,请更换浏览器观看!
网视精选 +更多
便民资讯 +更多
Copyright © 2008 -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攸县县委宣传部主办 攸县广播电视台承办
E-mail:534153542@qq.com 电话/FAX:073124328000 湘ICP备10004459  
版权所有:攸县新闻网 红网攸县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