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攸县中医院官方网站!
血证论治(管见)
  时间:2015-08-03 10:34    字体: 【      】 

  谭某,女,42岁,萍乡车桥人,因月经过多,皮下出血两年多,于2005年7月4日初诊。

  患者既往素健,月经妊产正常。仅限于两年前一次感冒发烧后出现月经过多,色淡不鲜,全身泛发皮下瘀点瘀斑,以双下肢为多见,色暗,压不褪色。曾经中西药及激素疗法,能获一时之效,但每于停服激素即复发,皮下瘀点瘀斑终年不得消退。随后渐觉头晕心悸,夜寐不安,肢体麻木,四肢乏力,饮食不思,大便溏薄,进食油垢食物则加重。观其精神倦怠、语音低沉,面色萎黄,脉象微速,浮而无力。

  患者临床症候虽多,但概括起来则不外乎脾虚、失血与血虚三组症候。肝藏血,脾统血。月经过来,量多色淡、皮下瘀点瘀斑,可见于肝不藏血,脾不统血密切相关;而反复出血则导致失血与血虚;血虚则心肝失养,故见头晕心悸,夜寐不安;肌肤不荣,皮肤干涩,肢体麻木,亦为血虚心肝失养之征。脉象微速浮而无力乃气血虚弱之重证。

  根据证情与脉象,该患者主要为脾不统血,心肝失养之证(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)。治以:益气健脾,养心補血,活血止血为法,方选:归脾汤,商陆汤二方增减以治之。

  基本方药:

  党参40克 ,黄芪40克, 当归10克 ,焦术10克

  茯苓15克, 砂仁6克, 木香3克, 枣仁15克

  桂圆15克,红枣20克 ,鹤草30克,甘草15克

  大黄15克,商陆15克(二药先煎),后期加阿胶珠15克烊化兑服。

  经上述方药随症加减,调治三月余,渐觉精神好转,紫癜全部消退,食欲大增,大便成形,月经恢复如常,诸症平息,经三年跟踪随访未见复发。

  体会:虚者补之,補者補其虚也。经云:“损其肺者補其气,损其心者和其营,损其脾者调其饮食,损其肝者缓其中,损其肾者益其精也。”而予谓更当培其本焉,“胚胎始兆,形态未成,先生两肾,是肾为先天之本,㘞(霍)地一声,一事未知,先求乳食,是脾者后天之本也。”脾统血,为气血生化之源,今脾阳虚衰,不能统摄血液,则血不循经而妄行,招致月经过多,皮下出血,而脾病又可涉及肝脏,导致心肝失养,故治以益气健脾,养心补血治其本,活血止血治其标。血虚者补其气,乃阳生阴长之至理,盖有形之血不能速生,而无形之血所当急固。以无形生有形,先天造化本如是耳。故方中重用参、芪益其气,少臣当归補其血,木香理气舒肝醒脾,苓、术、大枣健脾胃以资化源,枣仁、桂圆宁其心,商陆、大黄、鹤草止其血。夫天地之理有合必有开,用药之道有補必有泻,该患者的证情系虚中挟实,正已虚而邪未祛,上方遵开合之理,补泻叠用,扶正去邪,而疗效颇佳。古人云:“治病易,识病难,识病易,明理难。”斯为医道所熟谙,苟能识病明理,把握用药之道,临证之际,自可出奇制胜。

  (国医堂 丁风亮)


更多>>
更多>>
更多>>
更多>>